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新海南·书房 《中文桃李》:选中人生之侣即是选定命运

编辑:admin 日期:2022-05-05 12:50 分类:新闻公告 点击:
简介:擅写大历史大变革的梁晓声,这次将目光对准了80后大学生这一群体,以自身在大学执教过程中与学生接触的所见所闻为基础,讲述他们的理想和奋斗,也倾诉他们的苦闷与困惑,探寻自身成长与成就事业之路。 选中人生之侣,即是选定命运。小说中的这对主人公毕业后

  擅写大历史大变革的梁晓声,这次将目光对准了“80后”大学生这一群体,以自身在大学执教过程中与学生接触的所见所闻为基础,讲述他们的理想和奋斗,也倾诉他们的苦闷与困惑,探寻自身成长与成就事业之路。

  选中人生之侣,即是选定命运。小说中的这对主人公毕业后和所有同学一样面临着留在家乡小城市发展还是选择进入大都市打拼的抉择。北京城居不易,两人不得不面对高房价、高物价和工作挫折的诸多挑战,在职业理想和人生规划之间努力寻找着可能之路这是一部直面现实、饱含人文情怀的长篇扎实力作,不回避生活中的难题,也努力寻找出路。相信不少在大城市打拼的青年群体会有共鸣。

  已经年逾七十的梁晓声向自己发出莫大挑战:设身为一名“80后”小城青年,以第一人称写其大学生活、恋爱、友情、闯荡北京、一次次成败得失作者与主人公在年龄上的代际鸿沟是不可避免的,但小说重在表现作者的诸多社会、文化思考,以及对于当代青年在理想与现实冲突时所作取舍的理解:某种虚幻的理想一如虚荣,毅然放下回归现实,于平凡的工作、生活中发掘生命的价值,实则更有意义。这是一位长辈对后生的期冀,青年读者可引为参鉴。

  梁晓声,当代著名作家、编剧,以《今夜有暴风雪》《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雪城》《年轮》等一系列作品成为“知青文学”的代表人物。第十届茅盾文学奖得主。北京语言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我在列车上认识了冉。她成为我妻违背我的人生规划。依我想来,成为我妻的女子,当以二字名为好这是从生活常识来考虑的。两口子哪有不吵架的?领证没多久,反目成仇之事屡见不鲜啊。据说,我们“八〇后”的离婚率与上几代国人相比是最高的。当然,若与下两代人相比,那就另说了。我这人比较传统,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为美德。结婚了还继续拈花惹草的事儿肯定与我无涉,但我怎么能预见成了我妻的女子绝不会那样呢?就算两口子都非那种轻佻之人吧,然而蜜月一过,开始在一起过实在的日子了,磕磕绊绊,你我、我你的时候总不会没有吧?过实在日子,哪一对普通夫妻的关系能总是卿卿我我而从不吵吵嚷嚷的呢?蜜月还没结束,互已成家常便饭,这样的现象也不少啊!那么好了,如果徐冉不叫徐冉,而叫比如叫徐×冉,互时我就不至于显得太过弱势。“晓东,你什么意思?!”徐冉我时,语势上一向占据优势。人家叫的只是我的名,没连我的姓也捎出来,所以那话就在得体的范围之内,使我挑不出理来。但是呢,语调却可以说出针锋相对的意味。想有几分有几分,分寸全由她自己拿捏着。而需要一位丈夫固守己见的时候,我的话就难以说出她那么一种气势了。“冉,你什么意思?”怎么说语势上都有点弱对不对?“冉”单字之名,想不带出亲昵劲儿都不太可能。何况,往往的,我还总会不由自主地加上一个“呀”或“啊”;也往往的,话到唇边偏不想加,可习惯已成自然,还是加了。某些习惯真难改呢。“冉,你什么意思啊?”哪位说说看,这样的话能说出的语势吗?连点的意味也难以体现呀。但两口子之间,身为丈夫的一方,该不,那时说出的话弱弱的,使是妻子的一方听来似乎已甘拜下风,长此以往,一位丈夫的家庭地位和起码尊严又何在呢?如果我妻子的名是双字名,情况就大为不同了。“×冉,你什么意思?”这话是不是可以说出不怒自威的意味?因为她的名不叫“×冉”,而只叫“冉”,所以我她的话后边才往往加一个完全不必要的“啊”这种情况对于我似乎是“语感条件反射”。“李晓东,你想咋样?!”“徐冉,你又想咋样?!”这时,只有这种双方互时都将对方的姓带出来了的时候,我俩在语势上才形成了针尖对麦芒的均衡局面。但那种时候委实是不多的。两口子嘛,多了还行?而且,那种时候通常是我先压下自己的火去。男子汉大丈夫,该让得让,商业网址导航(行业导航)。识时务者为俊杰。常怄气对谁都不好,容易引癌上身,这一点我俩都明白。不论是她还是我,谁得了癌对我俩不都是两败俱伤的事吗?线年,我考上了本省的文理大学。我是哪一省人,这我就不说了吧。某些隐私,我还愿为自己保留一下下。到哪时说哪时,保留不成再说。普通人的隐私那也是隐私,不能因为自己普通,就不把自己的隐私当成一档子事儿,那不更普通了吗?这年头,谁还傻兮兮地做“拉锁派”啊?“拉锁派”是徐冉对无原则的坦诚人士的讥讽。